唐亚伟
   唐亚伟,1915年生,湖南衡山人,九三学社社员,“亚伟式速记”创始人,“亚伟中文速录机”发明人,曾任北京、上海、天津、重庆、南京、杭州、兰州、香港等地亚伟速记学校校长,上海复旦大学、暨南大学教授,《中国生活》画报主编,北京《速记月报》主编;现任中国人民大学语言文字研究所顾问,中国文献信息速记学会学长、北京速记协会理事长兼培训中心校长、中国中文信息学会常务理事兼速记专业委员会主任、北京晓军办公设备有限公司名誉董事长、华夏速记信息研究所名誉所长,中国老教授协会理事、九三学社北京市委会顾问、北京市语言学会顾问、北京国际书画艺术交流中心顾问、东方速记文秘函授大学名誉顾问,以及一些省市的速记文秘学术团体的顾问等职务。
   
                                 唐亚伟先生简历

   唐亚伟是我国著名速记学家,亚伟式速记创始人,亚伟中文速录机发明人。在旧中国,如同《申报》成为报纸的代名词一样,“亚伟”也成了速记的代名词;亚伟速记是中国普及面最广、知名度最高的汉字速记;亚伟中文速录机是中国唯一一种机械化、电脑化的速记机。
   唐亚伟湖南衡山人,1915年5月28日生(农历为4月14日),中华三育大学教育系毕业。1930年开始对速记发生兴趣。1933年钻研英文皮特曼速记与葛锐格速记。1934年创案亚伟中文速记,印出《流线化中文速记音符总表》和《略符略法表》,除了自用以外,还有周围的人向他学习。1938年2月(23岁),在母亲及友人的赞助下正式出版《规格化亚伟中文速记学》,设班传授。1939年4月在四川重庆南岸龙门浩正式成立了“亚伟中文速记学社”,开始了他的速记创业生涯。
   据亚伟自述:“我的接触速记,也是非常偶然的,只是在1930年的夏天,在南昌一家旧书店里发现一本早期速记书(注:指蔡锡勇著的《传音快字》),因而引起我的兴趣,便开始钻研起来。以后,感到速记是一种对人类文化极为有益的学术,而当时意未见有人推广,深觉可惜;乃留意搜集中外有关资料。”以后,他在图书馆里找到了英文“皮特曼速记”和“葛锐格速记”,进行比较研究,冀图创造一种适合我国的速记方案,以便利国人广泛使用。从此,他便沉浸于速记符号之中,夜以继日,废寝忘食,耗费掉不少精力,走了许多弯路,终于在1934年制成一种流线体系的速记方案。(参见唐亚伟:《从辛苦支持到胜利发展的道路》,载《速记月报》1955年第49、50期合刊号)。
   唐亚伟自1938年投身于速记教育事业以来,其后60年间,他一直为中国速记事业的发展努力奋斗,做出了巨大贡献,建立了丰功伟绩。
   他不仅把椭圆式速记体系引进到中国,并使之得到发展,成为中国速记的主流。他为了使亚伟速记的完善,不断修改方案,在省略方面首创声符提高省略韵符略法及上中下三种“附离略法”,并发展了“交叠略法”使之系统化等。它对以后各式速记产生了深远影响。
   他虽然首倡椭圆速记学派,并使之得到发展,他的学生又有所创新,使椭圆式速记百花齐放,人才辈出;但他并不抱门户之见,不采取“保护主义”,而能高瞻远瞩,放眼世界。他在速记月报社成立了斜体速记创研组。1953年8月召开创研工作会议,讨论并通过了中国斜体速记方案草案。其后40年间,形成了“3Y斜体式速记体系”并应用于大专院校课堂教学。
   随着世界速记形势的发展,电脑速记在外国出现,唐亚伟本人早在50年代就已开始研究专用键盘的并击式速记机,至80年代,便与计算机结合,进一步研究“专用键盘”并击式的电脑速记机,于1994年开发成功。定名为“亚伟中文速录机”,填补了中国电脑速记机的空白。
   当80年代初中国速记进入复兴革新时期,唐亚伟身体力行在西城区三里河和新街口工人俱乐部举办亚伟速记培训班,有近4000党政干部、年青人参加了培训。唐亚伟首先团结北京速记界人士发起创立北京市速记协会,在北京速协的带动下,全国各地纷纷成立速记研究会、协会和学会。1985年他又组织中国速记友好访日代表团,被推为团长赴日参观访问,进行速记文化交流。1994年他又以中国文献信息速记学会会长身份,率领中国速记代表团前往土耳其出席第40届国际速记打字联合会。在这次大会上,国际速联正式接纳中国为成员国。
   唐亚伟老先生今年(2004年5月28日)89周岁了,目前,他仍然步履稳健、思维敏捷,讲起话来声音洪亮。2004年1月24日上午对他的学生张发同志说:“节缩时间,等于延长人的寿命,这是速记的生命力所在。手写速记能极大地方便所有同志的工作和学习;电脑速记走过十年的艰难历程,全国高级法院系统普遍使用亚伟速录机进行庭审记录,使用速录机的前景越来越宽了,从去年开始,学习速录机的人越来越多了,我希望摸索在党政机关、大的企业中的高级文秘人员中开设亚伟速录机培训,使亚伟速录机能为首都现代化建设服务”。可见这位近90高龄的老人还在为速记事业的发展而奋斗。他在速记学术研究、速记教育、速记推广、速记活动各方面都起着带头和促进的作用,成为中国速记发展的先锋与动力。“惊天时速”的业绩成为中国速记近代史的重要组织部分。他已成为中国当代名人,被录入《中国当代名人录》和《当代英才》、《中国专家人名辞典》等典籍。

Author

有些人,有些事,留在记忆里了。就那么过去吧。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