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初我和天海的开场白是短暂而急促的。

还记得那是高中开学的第一天,我们各自做完了自我介绍之后,老师便下令自由活动,以便大家彼此之间尽快认识。

而我身处新的环境,对周遭的一切事物都充满着好奇,真想快点了解有关这个示范校的一切信息。比如图书馆够不够大,藏书够不够多,操场旁边的草坪够不够广,以及躺在上面够不够舒服。

于是我飞快的拉起我的同桌钟岚,大步迈出教室。穿越走廊时碰到了易天海。就在我们即将擦身而过的时候,他叫住了我:“凌灵,初中我们一个学校的吧?”

“啊?……啊!是啊!”由于很突然,所以我一时之间没反应过来。

这时有几个同班的男生跑过来叫天海一起打球,他走的时候还补充了一句“我说看着你眼熟嘛!我记得你,你以前总在文艺汇演时登台演出,很厉害!”说完头也不回地跑掉了。

钟岚在旁边有些看傻了眼,半天才说话:“他以前也是我们学校的?”

我说:“嗯!”其实刚才作自我介绍时,我就已经认出来了,不过我和初中的变化比较大,所以他才不大确定是我。

我和初中的变化的确很大,曾经最喜爱的一头乌黑长发,在上高中前被我忍痛割舍掉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头齐耳短发。只因为我想换一种风格,寻找另一个自我,现在想想都觉得可笑。

“那你们以前认识了?”

“不……不太熟。”我的言语似乎有些不顺畅了,“只是……只是曾经有场考试我俩一个考场,并且他就坐在我后面。所以……所以有那么点印象。”

“噢!是这样的呀!”

我俩在踏遍校园的每一个角落之后又重新回到教室里,这时教室里的人并不多,可能也都像我们一样,“寻访”去了吧!

其实刚才在“游览”校园时我并没有用心去观赏,脑子里还一直浮现着刚才走廊里的一幕,就是那么两句简短的话语,至少可以传达给我的信息是,在初中时他就注意过我,知道我的存在。

不过想想也难怪,初中我的确很出名,经常在学校里参加各种表演。舞台同我特别有缘,灯光打下的那个光环映射的位置,仿佛就是特意为我留着的。

站在舞台上的我所释放出来的,是我的另一个灵魂,它就是为了这个舞台而生。站在舞台上,比别人都高那么一阶,空气密度都不一样了,好像只有我吸到的空气是最纯净的。

此刻我坐在自己的位置上,仰头对着窗外的蓝天。我发现今天的天空格外的蓝,并且蓝中还泛着白光,不然我不会有一种晕眩的感觉……

Author

有些人,有些事,留在记忆里了。就那么过去吧。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