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叶婧
课间操的时候筱蝶凑过来问我:“你今天怎么怪怪的?”

“怪?有吗?没有吧!我觉得跟平时一样啊!”

筱蝶没说话就一直笑,笑得我直发毛,我赶紧转过身继续做题。

中午吃完饭后我如约来到操场的看台,天海已经在那里了,我走过去跟他打招呼。我发现今天的他有些不一样,上身穿了一件白色体恤,下面套了一件很有型的牛仔裤。阳光以一定角度打在他身上,整个人看上去特别干净,也特别阳光,跟平日里那个有点忧郁的他判若两人。

上午大概是把心思都放在钟勉一个人身上了,所以才一直没有注意到他的变化。

我俩并排坐在看台上,彼此保持沉默。

过了一会儿天海终于开口了,他说:“我有事跟你说。”

“我也有事跟你说。”还是这两句对白。

“那你先说吧!”他倒是很谦让,我看我也不客气,先吐为快。

“钟勉跟我表白了。”

易天海先是一愣,然后皱了皱眉头说:“噢!那你怎么说?”

沉默了一会儿我艰难的吐出五个字:“我没有拒绝。”

“是吗?那祝福你们。”

我无奈的笑了笑问他:“你不是也有话说吗?什么事?”

“噢!其实也不太重要,就是最近由于天太热了,可能会下大雨,平时最好带着点雨衣,以备不时之需。”

我听完一下子就急了,我说“易天海你存心耍我是不是?”

天海耸了耸肩膀,一脸无奈的表情,说老师中午还叫他去一下办公室,然后就走了。可是在他转身的一瞬间,我隐约看到他眼中有某种物质在闪烁。

他走后我想了想,其实他也是出于好心,我不该跟他发脾气的。

那天晚上放学回家,筱蝶把钟勉支开,说有悄悄话要跟我说,于是就让他们兄妹俩一起走。筱蝶还是一脸坏笑,我说:“你有什么事就快说,别跟我玩儿阴的。”

她说:“他跟你说了?”

我奇怪钟勉表白的事她怎么知道,我说:“恩,说了。”

她这次笑得更坏了,她说:“那你怎么表的态?”

“我没拒绝他。”

“啊!太好了,我说么,我筱蝶看人不会错,这次我要让天海请我吃顿大的。”说完一拍手,差点激动地把自行车仍马路上。

我忙一把拽住她,当然不是因为她要摔倒。我以为我自己听错了,我大声问:“你刚才说什么?”

Author

有些人,有些事,留在记忆里了。就那么过去吧。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