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初遇弱智美女
     第一次见到小可怜,是在同事丁伟的生日宴会上.身为一名25岁的光棍,我像在场所有男人一样,对美女异常敏感.所以当那个咬着可乐吸管的女孩冲我甜甜一笑之后,我居然脸红了.
         她是标准美女,小脸,大眼睛,眸子里的单纯自然流露.头发披肩,有淡淡的刘海儿,戴着天蓝色蝴蝶结的发带,穿着白色连衣裙,飘飘而至,就像一股冰冰的柠檬水,涣涣从喉咙淌到心底.
         有如此佳人对我笑,我就像情窦初开的少年,赶紧撇开视线,假意完全不知,做一些很酷很男人的举动.自以为差不多把她迷晕了之后,转过脸来,却发现她已经走了.
         我失落极了,向定位打听这位神秘的美女,他听了我的描述之后显的很惊讶,喃喃的道:”我妹妹今天好象穿的是白色裙子.”我喜出望外,在我的死缠烂打下,丁伟才勉强答应把他妹妹叫来.
         果真是她,笑起来灿烂如夏花的女孩.但我却傻眼了,张大嘴巴楞是吐不出一声你好____你有见过妙龄美女在微翘的鼻头下挂着一道清亮的小瀑布吗?丁伟叹了口气,无奈地替妹妹擦干净鼻涕,用一颗玻璃球打发她别出玩去.后来才知,丁伟的妹妹丁柯是个弱智,如今19,智龄却只停留在六七岁左右.
         惊鸿一瞥的佳人是个白痴,让我有点失落.走出丁伟家的小区门口,就发现这位白痴美女一个人蹲在花坛边上,眼睛楸着旁边跳皮筋的小孩.
         她那张动人的脸,就像是在嘲笑我之前的自作多情.她又对我笑,还是那般柠檬水似的美好.由于靠的很近,我听到她笑时发出的”呵呵’声,傻乎乎的.我情不自禁的就说了句:”你果真是个白痴啊.”我以为白痴不会在意自己是白痴.
         哪知道丁柯突然瞪大眼睛,严肃地对我说:”我不是白痴,我只是弱智.”说这话时,她头上天蓝色的发带印衬着他那纯净的脸,无邪的让人不敢轻视.
         我望着她,心里涌上一股内疚,我说对不起,她说没关系.我忍俊不禁,扑哧笑了,见我笑,她也傻呵呵地跟着笑.”你笑什么呀,小可怜!”
         我忍不住刮刮她的鼻头.:他们都不和[size=2]文字[/size]我说话,”她指指对面的小孩,”你愿意和我说话,我喜欢你” 被美女这么直接的表白.
         我浑身不自在.”你想跳皮筋吗?”我见她那渴望的眼神,突然问她,小可怜犹犹豫豫地点点头.于是,连瞎带骗地把那群小孩的皮筋抢过来.递给她的时候,她眼神里闪烁着浓烈的崇拜,我差点以为自己真是个英雄.,”我很喜欢你!”她再一次申明,踮起脚尖,抱住我的脖子,对准我的脸亲了一口.
         我摸着湿漉漉的腮帮子,不知该如何解释:”以后不能随便亲男人,因为你不仅是女人,还是个美丽的女人..
         没过多久丁伟就带她妹妹来我家了,因为小可怜在找我.丁伟说,她找不到,就一直坐在小区花坛上等我.我瞟了小可怜一眼,发现她依旧美丽着.我就忘了她是个白痴,心跳差点漏了一拍.我问她为什么找我,她又冲我笑,特傻气的那种.
         我教她,叫我浩哥哥,她很乖,甜甜地叫了.为了奖励她的乖巧,我把从家乡三亚带过来的海螺送给她,并骗她说里面有大海的笑声.她认真地放在耳边听了一会儿,惊奇地嚷嚷:”真的耶!真的是大海在笑呀!”然后快乐的像只小鸟般满屋子乱窜.
         之后只要丁伟被妹妹一烦,就会把她推到我家里来,时间一长,只要下班没听见小可怜那声脆脆的”浩哥哥”心里就会惦记.                                        

Author

有些人,有些事,留在记忆里了。就那么过去吧。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