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母亲催我相亲  
     恰好这时母亲在电话里要我赶回三亚相亲.刚到三亚,听不到小可怜的笑,有些不自在.
     母亲看出我的寂寞,母亲问,交女朋友了吗?我脑中立即想到了小可怜,但与此同时我本能地摇头.
     然后我那善良的母亲,便乐颠颠地安排我跟一位好人家的姑娘相亲/  对方姑娘挺漂亮,22岁,落落大方,本科学历,在三亚一家银行当出纳.
     第二次见面,她温柔地告诉我,以后她的老公在哪,她就跟他到哪.为这句话,我心里对这位女孩有了好感.母亲特别喜欢她,在我耳边唠叨,找媳妇就要像她那样.
     说实话,这几天我脑子里时不时就冒出小可怜的样子来,这感觉让人不安.于是我也想尽快找个女友,把心安定下来.
     在三亚待了两个星期后,我得回重庆上班了,我随口说你跟我一块去重庆吧,没想到她竟然羞涩地点头.当晚我在三亚的海边吻了她,心里想的是小可怜.
     再次回到重庆,我身边多了个女人,我害怕面对小可怜,我一想到她随时有可能出现在我家门口,看见我和另外的女人在一起,我就不知所措.就好比新欢遇到就情人,总是尴尬的.
     当邻居大妈看见我挽着女友时,眼神更是犀利的像我包了二奶似的.丁伟理解我的难处,只说了句"我妹妹天天等你."就不再难为我了,也没再带小可怜来我家.  
     我和女友同居了,同居后的生活很充实,我深切地感受到家因女人而变的温馨,胃口因女人而变的倍儿棒.偶尔女友也会嘲笑:听隔壁大妈说你以前的女友是个白痴啊? 
     女友不喜欢我刮她鼻子,女友不会给我捶背,有时冷不丁的喊女友小可怜,也让她不适应.           

Author

有些人,有些事,留在记忆里了。就那么过去吧。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