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种境界,听什么都敢往上打。这个时候心里是无畏的,初生之犊不畏虎嘛。刚出道的时候,尽管说话人的速度并不像在练习时候录音放的那般稳定,时快时慢,所以难免也有许多话跟不上的。只能拼命在后面跟着赶,避免尽量没有错误的同时保持语句的完整性,脑子被讲话人的声音塞满了。
      
      第二种境界,有所为,有所不为。这个时候的心里有所畏惧,也有所保留。有了一定的资历和经验以后,知道“有所为,有所不为”,好的东西,多打了也不会改变其意思,只是兀显累赘;不好的东西,打多了可能客户还有意见;听不到,听不懂的内容,模棱两可的词语;有选择的打。对于跟不上的内容,保持其语句的完整性即可,可以打一个缩写句,保留句子主谓宾的主干结构,不一定要百分之百的记录下来所有词语。这样也是为了避免客户的投诉。
      
      第三种境界,什么都打,什么都敢打。看起来似乎和第一种境界是差不多的,无所畏惧,但这应该是最高的境界,要能够完成百分之百地记录,这是相当不容易的境界。听到什么打什么,语速的快慢已经不是问题,而会议中间会有英文,不熟悉的词语,专业术语,没有听过的诗词,这些打出来的都是同音词,会后再迅速处理掉。这种信息量的丢失是最少的,而且已经有这个胆量和胸襟这么做,能够直面自己或者是身为速录师的缺陷和不足,又何其不易。此种水平的速录师是凤毛麟角。
      
      从高到低,速记记录的文稿信息量的完整性是由高到低,但是就语言的完整性来说,并没有一定按照顺序排列,却并没有高下之分。言多必失,过犹不足,增之一分则长,减之一分则短,这些都说明,恰到好处是最重要的。但是,第三种境界的速录师对讲话人的语言处理最轻松,最独到,也最有经验。

Author

有些人,有些事,留在记忆里了。就那么过去吧。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